大危机下的小智慧:荷兰“大健康”产业的惊艳一瞥

全球公共卫生危机之下,企业家与投资人对于生命全过程、全呵护的“大健康”产业格外关注。

一台小设备

4月中旬,全球医疗用呼吸机产能正处在无法满足暴增需求的困境,一则《荷兰大学生不到三周成功研制呼吸机》的新闻突然出现,在世界范围内广泛传播。 一般来说,现代的医用呼

吸机的工艺极其复杂,需要根据患者的病情、生命体征、血氧饱和度等指标实现动态供氧,而且需要企业长期投入大量资金,聘用有相关知识和经验的高级专业人员历经数月至数年才能通过相关评估测试、投入量产。

这款呼吸机则是由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的学生自主制造,目前该呼吸机已经通过检测,它可以将氧气平缓地送入、送出肺部。如今荷兰的学生团队正在全力以赴拿下最终批准,荷兰卫生部门此前已经表示将会订购500台该款呼吸机。

医疗人才的聚集与培养是荷兰大生命健康产业蓬勃发展的一个缩影,荷兰大学研究生和他们研发的产品专利一样,可以快速适应市场变化。

根据基础理论来实现呼吸机最基本的功能运作并不复杂,荷兰的例子也证明了优秀的大学研究生可以通过几周时间的团队协作来完成这项工作。但是,这款学生自制呼吸机的快速研发与投产准备,不仅得益于当地丰富的脑力资源和技术资源,它还是荷兰本地医疗配套产业完整性的体现。

  

一方小土地

由于疫情严重区也是呼吸机零部件全球分工的地区,导致制造呼吸机的零件也非常紧缺。

通常来说,对于需要使用数万小时的呼吸机来说,无论是有创呼吸机还是无创呼吸机,零部件的稳定性、耐用性非常重要,对于涡轮机、传感器等核心部件的技术要求也非常高,是高端的精密制造产品。

为了生产出一台功能完备的现代呼吸机,需要使用上百个来自全球各地的材料进行组装。对于大多数国家的呼吸机厂商,关键部件仍都需要从国外进口,在疫情期间,非常考验物流能力。

 

荷兰人在物流方面可以说非常精明强干,虽然荷兰是个小国,但却是世界第五大货物出口国和第八大进口国。荷兰地处欧洲交通枢纽的位置,拥有全球领先的基础设施和创新氛围。大量中国出口欧洲的货物都要途经荷兰。欧洲第一大港鹿特丹港是中国货物运输的主要枢纽。

国际一流的物流基础设施、直抵欧洲大陆的高效的海上、空中、铁路、公路和内河航运网络(荷兰是欧洲主要的公路运输国之一,也是最大的内陆运输国)和三个连接世界各地的深水港,使荷兰当之无愧地成为欧洲和全球商贸的目地国。

凭借的强大的物流网络,上游的零部件供应商(包括选择在荷兰提供服务的全球供应商)可以快速获取到生产零件的原材料,从而使得荷兰学生自制呼吸机使用的所有零件,全部都是荷兰制造、货源充足。学生们在挑选供应商时的必要条件就是:确保呼吸机的每一个零件都能在荷兰找到。

必须实现“本地化生产”的初衷,并不是竖起贸易壁垒来保护本土企业,也不是为了证明荷兰医疗产业链的完整,或者证明其物流水平的发达。而是,该大学计划对外公布制作这款呼吸机的所有技术细节,使全球各地都可以根据荷兰的经验,在各自国家寻找本地的零件提供商,实现快速生产,解决当下的实际问题。

小国有限的资源让人们形成了乐于共享成果的思维,崇尚互利共赢才是本次实现“本地化生产”的内在驱动力。

 

一个小巨人

上个月,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宣布,开始进行第二批次大规模采购呼吸机,根据该国的《国防生产法案》,将斥资6.467亿美元从总部位于荷兰的飞利浦(Phillips)公司购买超过4.3万台呼吸机,以应对其国内的疫情。荷兰皇家飞利浦公司四月底也表示,将投资逾1亿欧元,加快呼吸机及其他用于抗击新冠病毒的医院设备的生产,以应对人类这场空前的公共卫生危机。

在全球抗击疫情的背景下,除了提供紧急救治所需的呼吸机,疫苗的研制被寄予更大的希望。

美国制药公司强生(Johnson & Johnson)和美国卫生部共同投资10亿美元,用于开发新冠肺炎疫苗。而该疫苗正在由荷兰杨森制药(Janssen V&P,强生荷兰子公司)具体负责开发。

2018年美国强生就在荷兰投入使用了具备最先进技术的创新技术和制造平台——杨森制药公荷兰莱顿的新疫苗发布平台,为全球健康和大范围推广新型疫苗提供支持,承担起维护全球公共卫生健康的使命。

美国的生命科学公司对荷兰情有独钟,除了强生集团之外,奥尼兰姆制药公司(Alnylam Pharmaceuticals)也在2年前启用了在荷兰的新办公场所。荷兰是生命科学和健康领域的领导者,这一点随着奥尼兰姆制药公司在阿姆斯特丹新办公场所的启用而再次得到印证。在荷兰,奥尼兰姆还将开展技术运营、供应链和金融等经营活动。

 

不仅是美国,数据显示,中国作为医药行业全球最大的新兴市场,医药工业总产值从2007年的6719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35699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18.2%。近年来,中荷两国政府部门、医疗机构、专家学者交流密切,在传染病防治、康复医学、抗菌药物合理使用和医学科研等方面都展开了多层次、多领域的实务合作,共同承担起维护公共卫生、保护人类健康的责任。

 
 

一点小变化

 

如今,荷兰早已被全球多家生物制药公司选为研发、制造、分销和物流的首选地。

超过2900家创新型生命科学和医疗保健企业(雇员超过34000人)、大学医疗中心和研究机构聚集荷兰。连同杨森、MSD、安进、Genmab、龙沙、安斯泰来、Aduro Biotech、葛兰素史克和美敦力等大型跨国公司,荷兰成为世界上最集中的生命科学区域之一,辐射半径达200公里。

此外,荷兰还有世界一流的医疗保健研究机构,包括12所研究型大学、位于131个地区的85座医院(其中7座为大学医疗中心)、112家门诊诊所和约50个科学、产业和政府间的公私合作机构。

 

作为欧洲生物制药的创新胜地,最近遇到了一些小变化。2019年3月,欧洲药品管理局(EMA)从英国首都伦敦搬迁至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进一步巩固了荷兰在生物医药领域的国际地位。

随着去年欧洲药品管理局在阿姆斯特丹的落户,荷兰将成为欧盟监管所有人用和兽用药物的基地,而荷兰药物评估委员会(MEB)本身就是欧洲中央和药物安全监督流程的最高监管机构之一,这将为在荷兰的生物制药企业和服务提供商带来了巨大的机遇。

大危机之下,荷兰的“大健康”产业与其他优势产业一样,一如既往地、默默地耕耘着,在关键时刻给我们带来惊艳的成果,全球的企业主与投资人都不应该遗漏掉这个低调、奢华、有内涵“小国”。

2020年05月14日

联系我们

NYC

New York Office

666 Third Avenue, 19th floor
New York, NY 10017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