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效率世界领先,解码荷兰劳动人口的秘密

荷兰国名中的“Netherland”,原意为“低洼之国”,因为国土面积的一半都在海拔低于1米的位置,约1/3甚至低于海平面。

但是在这样的地理环境下,现代荷兰却少遭洪灾侵扰——最近的一次洪灾在1953年,荷兰遭受了历史记录以来最大的海洪灾害,造成1836人死亡。此后荷兰人痛定思痛地建设防洪工程、利用各种灵活措施来防洪治水,“还地于河”,安稳地生活在“海平面之下”。

圩田模式在早期帮助荷兰实现了治水和围海造田等难题,让政、劳、资等立场不同的团体摒弃不同的意见,最终达成一致的过程。因为一以贯之的圩田精神,每天八小时的工作时间被和平地引入了荷兰,没有发生用流血冲突换取合理的工作时间的事件。因此,5·1劳动节不放假,荷兰人也并不会抱怨。

根据荷兰统计局(CBS)的数据,当地每周的平均工作时间是30.6小时,工时过长(周工时超过50小时)的比例是0.4%。这份数据是所有劳动人口的平均值,它包含了兼职人员,实际上,荷兰大多数人工作时间都在8小时左右。

但同样的8小时工作制,根据世界经合组织(OECD)的数据,荷兰人对生活质量的满意程度高于全球平均水平,不仅赢得了“轻松工作”的美誉,而且是一个更为幸福的国家。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调查,荷兰的儿童已经连续多年被评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

过去20年间,荷兰始终维持着较低的罢工率,荷兰统计局数据显示,每年的罢工次数基本都在30次以下,最少的年份只有12次,呈现平稳态势。

这一切都离不开荷兰“工作生活平衡”的工作理念。

工作生活平衡

目前,荷兰人口中有很大一部分正处于15-64岁的经济“活跃”年龄层,高技能的劳动力可用性远胜其他欧洲国家,如法国、意大利、卢森堡、英国和西班牙。荷兰的劳动力在生产率方面也高于其他国家,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荷兰高水准的教育与培训、务实的劳工法以及对IT的投入。

“如果你作为老板,向荷兰工人提出高薪加班的要求,他们可能会拒绝你,并叫你省了这笔钱。”在荷兰生活超过30年的文化专家Chris Smit评价,“这种工作态度是荷兰文化固有的:人们通常更喜欢平衡的工作生活,为家庭和个人事务腾出时间,而不是挣大钱。荷兰人倾向于将工作视为生活的必需品,而不是生活的乐趣或动力。”

在每年夏天来临前的五六月份,荷兰公司一般会向员工们发放度假金,金额是年薪的8%,约等于一个月的收入。每年,荷兰员工能享受至少20天的带薪假期。

数据显示,超过一半的荷兰劳动人口从事兼职工作,这一比例就算放在发达国家中,也是远高于其他任何富裕国家,即使在欧盟成员国,平均只有五分之一的工作年龄人口从事兼职工作。

蒂尔堡大学(Tilburg University)的劳工经济学家Ronald Dekker认为,兼职工作的普遍流行,很大程度上归因于荷兰提供了大量高质量且高薪的“一等(first tier)”兼职工作,而在许多国家,这类兼职工作通常被认为是劣等的。

荷兰的退休时间也相对中国较晚。目前荷兰工会正在争取将国家退休年龄锁定在66岁,而政府计划到2021年将退休年龄提高到67岁。

Chris Smit补充道,在这个充满平等主义的社会,老板和员工的关系是平等的。员工不会觉得自己不如老板,称呼上级时也通常直呼其名。如果老板被问到一个不懂的问题,他或她很可能就诚实地回答:“我不知道。”

女性灵活就业

随着年轻女性的成长,传统的家庭性别分工理念产生变迁,荷兰也呈现出了女性全职工作比例轻微上升的趋势。

荷兰一直是一个性别高度平等的国家,女性在这个以风车和郁金香名扬四海的国度,能够享受到更多自由。荷兰统计局在2018年的普查发现,荷兰女性初次结婚的平均年龄是32岁,年龄天花板不明显。

女性劳动人口的素质也较高。在25-34岁的年龄区间,有一半以上女性接受过大学本科及以上的高等教育;在35-44岁的年龄段,也有超过45%的女性曾进入大学殿堂,且比例远高于同龄男性。

劳动力分析结果表明,近年的大学或高等职业培训院校毕业生大多从事技术或经济专业。此外,90%的荷兰人都精通英语,其中许多人还会讲德语、法语及其他语言。

努力工作更要聪明工作

不少荷兰企业相信,全面的员工关怀,能激发员工长期工作的愿望,更能为企业创造可持续发展的价值。

事实证明也的确如此,在良好的职业道德支撑下,公司关怀不会导致员工疏于工作,反而能提高工作效率,提升企业竞争力。

荷兰劳动人口每小时平均GDP产值高达52.8美元,名列欧洲国家第三名,高于G7成员国49.1美元的平均水平,也高于欧盟各成员国39.8美元的平均产值。

这就是荷兰人所说的“Work Hard and Work Smart”,工作时努力且高效,个人时间就得以充分享受。

聪明工作的能力在荷兰传统优势产业方面早有体现,比如农业、能源、化工、造船、冶金等等,几十年来世界各地考察团慕名而来,而在今天的高科技产业比如微电子、生物工程、空间技术等,荷兰也占有优势。

以光刻机为例,这是生产芯片的关键设备,被誉为世界半导体工业皇冠上的明珠。荷兰正是世界上少数几个能够制造先进光刻机的国家,其中ASML公司居于垄断地位。

不只是高科技,在农产品行业,聪明工作也有体现。鸡蛋和奶制品在荷兰出口产品中占比很大,饲养牲畜似乎是一个问题,但也有解决方案。30年来,Nijsen/Granico(Veulen)一直在创新牲畜饲料,通过减少生产牲畜饲料所需的水和资源,完全从废物中开发资源,包括烘焙业的副产品。

从高端制造到农业种养殖,荷兰不仅努力工作更是聪明工作。各国在学习他国优势技术之外,或许可以跳出固定思维,向外了解中高端人力资源市场的大环境,如何才能为社会提供可持续发展的劳动力。

“Work Hard and Work Smart”的荷兰态度或许就是深层次原因。

2021年03月16日

联系我们

NYC

New York Office

666 Third Avenue, 19th floor
New York, NY 10017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