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电商眼中的“中荷”机会

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距离阿姆斯特丹市中心只有15公里,是世界上距离市中心最近的大型国际机场之一,大批往返的货品快递经停,分配、转运,再发往欧洲各地。

随着电商业务量的爆发,越来越多的快递需求让荷兰这个西欧小国成为了欧洲至关重要的交通枢纽,而史基浦机场作为货物运输中的航空枢纽,起到了关键作用。

阿姆斯特丹史基浦货运负责人安特(FerrywanderEnt)说:“在这里,部分商品由荷兰运往德国,甚至比直接运输至德国还要快,在价格上也更具优势。重要的原因在于,荷兰拥有高效完善的物流体系,货物从飞机转运铁路或者公路,或发往欧洲的境内航班,各个环节的连接成本和转换效率比很多欧洲城市还要成熟高效。”

空地对接

与传统货运单一的航空模式不同,史基浦机场在最初设计时就集合了对海运、陆运、铁运三方面考量,包括把机场靠近出海运河、联通高速公路、机场下方建设成为地下铁,机场同时又是Schiphol火车站,每隔10多分钟就会有一列从荷兰驶向欧洲各个地方的国际列车。

按照规划,荷兰史基浦机场被分割成北部商务走廊、航空产业区、机场中心区、南部物流走廊等区域。货运航空最为重要的一点是保证物品送达的时效性,这意味着传统“点对点”航空模式已经不适应目前快速发展的物流形势,空地对接、空海转运等诸多环节的无缝衔接,是保证物品快速到达至为关键的环节,史基浦机场通过对每一个环节的仔细考量,在带来货物运输效率的大幅提升外,也为其与英国的伦敦希思罗机场、德国的法兰克福国际机场、法国的戴高乐机场和西班牙马德里巴拉加斯国际机场竞争奠定了基础。

货运物流园位于机场的一隅。在这个占地45公顷的地方集中了400,000平方米的仓库,60%的物品可以从这里直接通向机坪发往世界各地。仓库内配有独立冷藏与冷冻存储的区域,方便处理鲜活、易腐货物;严格且安全的检查程序,可以为贵重物品进行处理和储存;对特殊货物处理收运和分拨,能够轻易完成对大型、重型物品、危险废物和放射性物品储存和搬运工作,这些设计和设施为足够多的物流企业提供完善的服务和使用体验,并且史基浦机场还在不断升级货运设施,把数字化加入其中,打造全新全数字化的航空货运体系。

安特说:“正是这些优势吸引了大量高水准配送物流公司的聚集,200多家国际物流服务供应商、货运承运商、运输代理商以及运输集成商,包括世界著名的 UPS、DHL、FedEx、TNT、KerryLogistics、NipponExpress等。”

荷兰的“中国港”

荷兰博特门(Broekman,以下简称“博特门”)物流公司的总部位于鹿特丹港驱车不到10分钟的位置,比邻欧洲第一大港的优势,使这家物流公司不但成为了比亚迪在欧洲的仓库物流合作商,还收获了一批其他来自中国的伙伴。

在博特门负责人眼中,鹿特丹港是片神奇的存在,它的神奇源于这里很大一部分港口土地是通过向海洋填土转化成为的干地面积。作为欧洲重要港口,鹿特丹内河航道通行无阻,外港码头可停泊巨型货轮。港稠密的公路网,将其与其他欧洲城市连接起来,8——10小时就可以到达巴黎、法兰克福,即便在北欧,24小时之内也可以到达。在这里,几乎每天都有列车通往欧洲各地,是连接欧、美、亚、非、澳五大洲的重要港口。根据鹿特丹港务局提供的数据,截至2018年上半年港口集装箱吞吐量已经达到2.328亿吨。

这座著名的欧洲门口,已经成为连接中欧贸易重要的纽带。码头集装箱上,轻易可见带有中国公司的标识。鹿特丹港信息和传播官员欧斯特(MaartenvanOostn)说:“在鹿特丹港每年有22%的货运量是来自亚洲国家,其中80%都是中国的货品,这个体量与美国相当。”

“现在,你看,它已经成为中国领土以外的“中国港口”,有超过四分之一集装箱货品都与中国有关。”鹿特丹发展促进署国际贸易投资部中国事务部主任张敏说。

深处欧洲腹地,荷兰处于德国、法国、英国的中心位置,所有通过荷兰进来的商品都可以在48小时内送到方圆500公里以内的用户手中。“位置,也是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选择在荷兰设立欧洲总部的主要原因。”欧洲叉车业务冯洎桦说。

这位来自中国四川的小伙,是2012年加入到比亚迪叉车团队,目前主要负责比亚迪电动叉车在欧洲的推广。他说:“博特门物流公司作为比亚迪叉车业务在欧洲最主要的仓储中心,可以为运输到欧洲的整车、配件提供仓储、装卸、检查,包括品质的监管,并且我们会在仓库中完成对车辆的组装和改型,保证叉车发到用户之前能够得到百分百的品质监控。”

冯洎桦介绍:“与第一台叉车相比,现在的比亚迪叉车完全是按照欧洲标准进行开发。加入博特门之后,在配件方面也得到可靠的供应,在收到订单后1小时内发货,每天16:00前装车送至机场,24小时内就可以把车辆配件提供给客户,这是保证叉车业务服务至上的重要指标。”

中国机会

当荷兰凭借优越的地理位置,用便捷的航空和海运优势架起通道,准备迎接下一轮浪潮的来临。毫无疑问,中国快速增长的贸易需求,让一批荷兰的跨境电商看到了机会。

ViaEurope公司(以下简称“Via公司”),一家只有十五个人的小型物流公司。他的创始人斯特瑞夫兰德(BramjanStreefland)骄傲称呼自己为“荷兰的菜鸟”。他不认为自己是物流公司,而是一家技术公司。平台的技术优势可以帮助客户实现单箱清关,这样做可以避免出现货物滞留的风险。利用大数据精密测算,实现从清关至派送最后一公里距离内的无缝对接,是斯特瑞夫兰德的期望。在ViaEurope公司租用的仓库内,来自中国各个地方的物品在这里打包、分发至欧洲各国。

斯特瑞夫兰德说:“公司每月大概需要处理200万个来自中国的包裹,我们是名副其实做着中国生意。”

和Via公司类似,FulfillmentSo-lutions公司(以下简称“FS公司”)也看准了中国机会。但不同的是,从中国出口到欧洲,发货很便捷,可无法到达的商品和退换服务怎么解决?FS公司给出的方案是在公司退换货中心内,很大一部分物品将不必退回国内。

FS公司负责人科斯伯格(StevenKersbergen)说:“我们会根据需要,对货品进行再处理,比如重新更换包装、价签以及贴标等服务。这样做,不但可以节省退换货的时间,运输费用也得到了降低。”

这家成立于2012年的集合了电子商务、零售物流于一体的公司,正在尝试用机器人完成扫描、识别和分拣任务。在它的仓库内,十几台机器正在快速有序的完成工作。机器人按照接收到的订单信息,把不同类别的商品分拣至各个传输带,由传输带的另一端工作人员,将这些已经被分拣好的物品进行打包处理。

科斯伯格(StevenKersbergen)说:“一个物品人工分拣的速度大约需要23秒,而选择机器分拣只需要3-4秒即可完成。”

这是大洋彼岸物流仓储行业智能化的一角,伴随着快速增长的任务量,FS公司采用机器人的数量也从最初两台,上升至现在的十几台,并计划此后会一直增加。

在荷兰FS公司里,建立海外仓库,可以最大限度为用户发往欧洲的商品提供存放、分拣、配送等专业化服务。这样做,可以更加节省资金,并且在保证效率的同时,降低最后一公里的交货成本。

科斯伯格(StevenKersbergen)说:“在FS,客户可以和欧洲用户取得更为密切的联系,目前欧洲主要的市场是英国、法国、德国以及北欧,荷兰恰恰位于这些主要城市的中心位置,地理上的区位优势可以保障货品在最短时间内到达欧洲消费者手中。来自中国的订单量在最近几年得到了增长,大概占到了公司业务的30%,相信这之后还会有一定程度的爆发。”

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1-6月,荷兰与中国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524.5亿美元,增长12.5%。2018年10月16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席中国——荷兰经贸论坛时表示,从2000年至今,荷兰一直是中国在欧盟前三大贸易伙伴之一,预计今年双边贸易接近900亿美元。

李克强说:“中国商品性价比高,七成以上对荷出口是转口贸易,希望荷方企业进一步发挥转口贸易等优势,把更多中国商品引入荷兰及欧洲市场。”

在张敏看来,荷兰地理位置优越,物流业高度发达,大量从中国出口的商品可以通过荷兰转运至世界各地。“中荷关系会不断向前,而荷兰也做好了利用自己的空港优势、物流优势和最优的税收方案为更多来自中国的企业进入欧洲市场提供便利。”

(来源:经济观察报)

2018年12月18日

联系我们

中国

中国总部

荷兰驻上海总领事馆
上海市红宝石路500号
东银中心B楼10楼
邮编:201103

Roland Brouwer

中国事务首席代表 荷兰外商投资局中国总部 +86 21 2208 7388

LinkedIn VCF

成城

中国地区市场推广与公共关系主管 荷兰外商投资局中国总部 +86 21 2208 7388

LinkedIn VCF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