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外贸发展合作大臣:荷兰愿为中国转型提供帮助

7月9~10日,恰逢2016年二十国集团(G20)贸易部长会议在上海召开。参与本次贸易部长会议的,除了G20成员,还有荷兰、新西兰等嘉宾国以及世界银行、世贸组织等多边国际机制。

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在9日开幕式上表示,将讨论加强G20贸易投资机制建设、支持多边贸易体制、促进全球贸易增长、促进全球投资政策的协调与合作、促进包容协调的全球价值链等议题。希望会议各方秉持开放、包容、合作、共赢的伙伴关系精神,努力就有关成果倡议和下一步具体行动达成广泛共识,取得积极务实成果,为9月杭州峰会奠定坚实基础。

尽管不是G20正式成员,但荷兰外贸发展合作大臣莉莉安·普劳曼(Lilianne Ploumen)在参会前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专访,就今年G20会议的使命、中国与荷兰的双边贸易以及英国脱欧等热点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荷兰外贸发展合作大臣莉莉安·普劳曼)

G20在全球贸易中扮演重要角色

去年,各项指标显示,全球贸易呈现不景气的状态。荷兰经济政策分析局《全球贸易观察》显示,2015年以美元计价的跨境商品贸易锐减13.8%,为2009年以来首次萎缩。

普劳曼告诉本报记者,对于一直以贸易立国的荷兰而言,全球贸易每出现4%的增幅,荷兰GDP就能获得1%的额外收益。但她也承认,去年,全球贸易的普遍不景气的确对荷兰经济造成影响,“但好在荷兰经济的反弹很强,我们的机构预测,2017年的增幅预测将超过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水平。”荷兰外商投资局数据显示,2013年荷兰经济逐步复苏;2014年GDP增幅由负转正至1.0%;2015年受投资反弹和国内消费拉动影响,全年GDP实现了1.9%的增长。

对于当前全球贸易衰退的原因,普劳曼提到了贸易保护主义。在她看来,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盛行,在某种程度上,贸易保护主义阻碍了全球贸易的进一步发展。“但是,贸易保护主义也不是缓解全球化的有效方式。我们必须致力于通过增加透明性,使自由贸易重回正轨,确保贸易和投资为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包容性增长做出贡献。”普劳曼说道。当然,普劳曼也提到了贸易平等的问题。在贸易和投资增长的同时,必须确保惠及每一个群体,而不仅仅是小部分人。普劳曼表示,这将是她在G20贸易部长会议上发言的重点。

对于“G20已在全球贸易中作用越来越不重要”的论调,普劳曼表示了强烈的不认同。她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G20依旧在全球贸易中扮演重要角色,这一点不能忽略。对荷兰而言,虽然不是G20成员,但非常关注G20商讨的议题,比如财政领域的结构改革、宏观经济的失衡、贸易和投资发展等。而且,G20在决策层面也不时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WB)等机构相互协调。

对于9月初即将在中国杭州举办的2016年G20峰会,普劳曼认为,今年对于贸易和投资的议题商讨非常关键。她细数了三大目标,“我们需要在更大范围内来自私人领域投资的帮助,以较好地落实《巴黎协定》和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的目标;此外,还要采取更多措施打击贸易失衡的现象;另外,G20还必须重申WTO的重要性。”

IMG_2874

(摄影:王鑫)

荷兰成中国货物欧洲转运首选地

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中荷双边贸易近年来发展较快。从2003年起,荷兰已连续12年保持中国在欧盟第二大贸易伙伴(2014年降至第三),连续12年成为中国在欧盟的第二大出口市场。2015年,中国与荷兰的双边贸易额682.7亿美元,同比下降8.1%。

面对双边贸易额的下降,再加上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的趋势,普劳曼并不担忧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对双边贸易的影响。相反,她认为,对荷兰企业而言,中国在经济结构调整中存在诸多机遇。普劳曼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她非常理解中国经济从对量的追求转向对质的追求,更注重对人民的福利、环境、食品安全、水资源管理、医疗健康等领域的关注。

她相信,鉴于荷兰在这些领域经验丰富,能为中国在经济转型中提供不少帮助,能成为中国实现城镇化发展的战略伙伴,密切双方的经济联系。

普劳曼还提到,自2009~2014年来,中荷双边贸易出现了65%的增幅。荷兰对中国的出口也逐年稳定,2014年和2015年,荷兰对中国出口额均稳定在80多亿美元的水平。普劳曼认为,这是个积极、健康的现象。“要记住,荷兰可是欧洲大陆的门户。很多来自中国的产品都通过荷兰的鹿特丹港口与机场,发往欧洲各地。”普劳曼说道。

在她看来,更重要的是,中国与荷兰的双边贸易日趋重要,尤其在研发、全球价值链、投资与生产领域。几乎所有的荷兰跨国企业都在中国设有办公室,目前,约有900家荷兰企业在华运作,共有1500个办公室。

去年,荷兰政府的对外引资成果显著。数据显示,约有300家外企投资荷兰,总投资额达到18.7亿欧元。对于这一成绩,普劳曼很是乐观。她告诉本报记者,其中不乏中国投资者的身影。“截至目前,约有500多家中企在荷兰运作,雇佣了超过8500人,”普劳曼说道,“很多中国投资者把荷兰视为投资欧洲的门户。”据其统计显示,2015年就有30余家中国企业赴荷兰投资,投资额总计达5559万欧元。

普劳曼细数了荷兰的优势:比如欧盟主要机构的所在地、四通八达的物流体系、区域零售市场等,这些优势促使荷兰成为中国货物在欧洲转运的首要选择。此外,如今的荷兰还成为中国企业在欧洲绿地投资的第三大目的地。

对于未来中国投资的展望,普劳曼表示,在期待数量上升的同时,也希望看到更多中企对荷兰中小型企业的投资,也乐见更多并购、合资企业的形式。普劳曼指出,过去10年来,中国企业对荷兰的投资集中在IT、工业工程、电子产品、快消品领域。但是,荷兰在农业领域的优势也是欧洲其他国家难以仿效的,而且普劳曼也提到,农业现代化在当今中国是个热议的话题。她表示,荷兰在农业领域非常乐意与中国分享相关信息。“荷兰的农业技术和知识能帮助中国变得更有竞争力和生产力,”普劳曼说道,“另外,提升食品安全也是个值得合作的领域。”

对英国退欧表示失望

谈到最近的英国公投选择退欧的结果,普劳曼直呼失望,“对英国退欧的选择,简直太令人失望了。”她不否认,英国退欧将对荷兰经济产生影响,毕竟英国是荷兰主要的贸易伙伴之一。荷兰经济政策分析局也认为,相比欧盟其他国家,因为较高的贸易水平,荷兰更容易受到英国脱欧的影响。普劳曼以2015年的数据为例,荷兰对英国的出口额达520亿欧元,其中荷兰收益200亿欧元。就收益而言,英国是荷兰仅次于德国的主要出口目的地。

当然,普劳曼也表示,目前英国退欧进程尚未正式启动,尚属于欧盟一员,因此,暂时不会对荷兰的居民和商业产生直接影响。她也倾听了与英国有业务往来的荷兰企业的诉求,力争将英国退欧的负面影响最小化。“我们必须寻找稳定的措施,一步一步来。”普劳曼说到,“确保稳定最为重要。”

对于欧盟是否会在2016年底按时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问题,普劳曼也表示,这在欧盟内部是个很有争议的问题。“因为,对很多欧盟成员国来说,这不仅仅是个法律问题,还是个政治问题。”普劳曼说道。鉴于该问题的最终决定权在欧洲议会手中,因此,荷兰也在等待最新的结果。“我们希望这个结果快点决定,毕竟2016年底已尽在眼前。”普劳曼说道。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2016年07月11日

联系我们

NYC

New York Office

666 Third Avenue, 19th floor
New York, NY 10017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