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如何成为疫苗开发的关键参与者

新冠疫情推动了全球疫苗研发,而荷兰则是疫苗研发和生产的孵化器。荷兰在生命科学领域有着悠久的历史,其中包括几十年的疫苗开发史

“合作是荷兰DNA的一部分。学术界、行业、政府和最终用户之间的合作精神令人鼓舞,并促成了生命科学领域的突破性创新,包括在疫苗领域的创新。”—荷兰卫生、福利和体育部疫苗特使Hans Schikan

除了像杨森和龙沙这样的疫苗巨头,其他一些历史悠久的制药公司同样也在荷兰进行疫苗研发。雅培已经在荷兰经营了60余年,目前正在荷兰为南美生产流感疫苗。Bilthoven Biologicals(BBio)也在疫苗开发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家企业目前是世界卫生组织全球根除脊髓灰质炎行动小组(GPEI)的脊髓灰质炎灭活疫苗(IPV)的主要供应商。据BBio估计,全球生产的疫苗中有30%是用Bilthoven开发的技术生产的。

荷兰在疫苗研发和相关药物突破及配送方面取得的成功,体现了荷兰生命科学与健康生态系统中公司、研究人员和机构的合力。

荷兰疫苗创新的历史基础

历史上,荷兰在确立免疫接种方面发挥了突出的作用。大约100年前,荷兰国家公共卫生及环境研究所(RIVM)开始研发和生产疫苗。2003年,以荷兰疫苗研究所的名义开展的全国疫苗接种方案活动继续进行。

20世纪70年代,荷兰政府参加了由世界卫生组织发起的一个交流项目,该项目向发展中国家的学生传授疫苗开发方面的知识。其中一名参与者是Cyrus Poonawalla博士,他在荷兰比尔特霍芬(Bilthoven)的荷兰疫苗研究所(NVI)接受了培训。项目完成后,Poonawalla博士接着建立了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疫苗制造商——印度血清研究所。

印度血清研究所后来收购了NVI的疫苗生产业务,并成立了Bilthoven Biologicals(BBio),使得该公司在欧洲拥有了生产基地,并有更多的机会进入全球市场。从那时起,BBio在荷兰得到了长足的发展,疫苗产量显著增加,员工从200人增加到500人。

总部位于莱顿的Crucell是荷兰在全球疫苗研发方面的又一个成功案例。2011年,在与强生/杨森建立了合作关系之后,这家荷兰生物技术公司发现了一种重要的抗甲型流感的新抗体,这种抗体具有开发通用流感疫苗和广谱抗体疗法的潜力。

荷兰知识库为新疫苗开发提供信息支持

连通性是荷兰的成功因素之一

早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世界顶尖的研究专家就已经开始研究针对未知传染病的疫苗。在此次疫情的早期和中期,HALIX、Wacker、Bioconnection和Batavia Biosciences等荷兰公司都进入了高速运转状态。由于荷兰国土面积较小,荷兰得以通过几十年的合作和比较研究,迅速而灵活地制定出了疫苗开发和制造的应对策略

“荷兰生命科学与卫生行业多年来一直处于欧洲的创新前沿。凭借其所拥有的欧洲中心位置和公私合作的成功历史,荷兰有很多东西可供分享。”——创新药物协会理事Gerard Schouw

荷兰国家药品管理局一直与欧洲药品管理局(EMA)保持密切合作,在临床试验期间审查来自公司的研究数据,加快审批流程,并以更快的速度将产品推向市场。此外,荷兰的学院型医院针对药物和疫苗进行疾病研究和试验,为创新提供了强大的知识基础。政府、行业和研究机构之间的这种合作关系是荷兰三螺旋方法的一个主要范例,这种方法有助于加快荷兰许多疫苗的开发。

2018年,杨森在莱顿建立了一所最先进的疫苗投放设施。该设施为该公司大规模生产疫苗进行临床试验和全球批准奠定了基础。随后在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杨森开设了第二家疫苗工厂,目前正在莱顿生产已获欧洲药品管理局批准的新冠疫苗,供全球使用。该公司预计明年将生产大约10亿剂新冠疫苗,其中许多在荷兰生产。这是对欧盟委员会于2020年批准的埃博拉疫苗方案的补充。

互联的生命科学和健康业界

荷兰境内有300多家公私合作的生命科学与健康伙伴机构,其中包括几家致力于开发抗新冠疫苗的伙伴机构。根据Technisch Weekblad评选的年度前30大研发机构排名,杨森是荷兰创新领域的三大私营投资人之一,但他们并不是唯一一家获得新冠研究成果的疫苗供应商。

总部位于荷兰的IntraAcc是世界转化疫苗学领域的领先公司。该公司于2021年上市,拥有四款处于临床试验阶段并且可以取得许可的的候选新冠疫苗。此外,同样位于莱顿的Batavia Biosciences目前正在与Swiss Rockets AG的子公司RocketVax合作,开发一种基于矢量的新冠候选疫苗。这家合同外包机构获得了盖茨基金会的资助,并希望在荷兰建立一个快速和小批量疫苗开发设施。

早在2021年3月,各家公司就在荷兰建立了合作关系,HALIX签署了一项协议,对阿斯利康的新冠疫苗进行商业化生产,而德国瓦克公司目前正计划开始生产CureVac的mRNA疫苗。目前,在四种已获批准的新冠疫苗当中,有三种是在荷兰生产的。

“荷兰生命科学与健康生态系统的密度和连通性增强了企业、学术研究机构和政府之间的紧密联系。回过头来看,这种紧密的合作关系大大提高了疫苗的生产能力。”——创新药物协会理事Gerard Schouw

敏锐的眼光

随着新冠病毒新变种的出现,荷兰的生命科学和卫生领域已经做好了应对的准备。2021年,Leyden Laboratories B.V.(一家拥有40多年董事会成员研究成果的公司)获得4000万欧元投资,用于推进其旨在同时抵御多种病毒(疫苗通常用于抵御特定病毒变体)的平台。值得注意的是,谷歌风投是这一投资组合的最大出资人之一。这一规模的资金是将预防性药物推向市场所必需的。

此外,瑞士跨国公司龙沙正在加强与美国Moderna的现有合作,双方将建立为期10年的战略伙伴关系,并将增加Moderna在赫伦Brightlands园区的疫苗生产。

2019年,荷兰药品出口额接近300亿欧元,超过了该国赖以成名的奶酪、肉类和花卉出口额。由于拥有相互毗邻的众多制药公司,荷兰成为与外国直接投资合作实现未来疫苗突破的孵化器。

荷兰也是许多专业从事冷链储存和运输的公司的所在地。史基浦机场的空运人员经验丰富,可以将荷兰药品顺利输送到近100个国家。随着限定保质期疫苗的出现,荷兰完全有能力在紧凑的交货期内满足全球需求。

为发明、合作和生产做好了充足准备的荷兰,在疫苗发展史中积累下了丰厚的遗产。但荷兰人不会就此止步,他们反思从新冠疫情中汲取的教训,集思广益,组建Deltaplan疫情防范响应机制,以便可以更快地应对未来的疫情。与此同时,荷兰全国各地正在建设更多的实验室、冷藏设施和生产基地,新公司的发展空间仍然巨大。

2021年07月21日

联系我们

NYC

New York Office

666 Third Avenue, 19th floor
New York, NY 10017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