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投资环境全观察:听专业人士、中企代表和撰稿人聊荷兰

在全球疫情反复的大背景下,我们辞别丑牛,迈入寅虎。新年里,各国体育健将汇集北京冬奥赛场,五月又将迎来荷中建交50周年,我们有足够信心期待一个更好的未来。

今天,我们特别邀请到法律、税务和物流行业的专业人士,在荷中资企业代表,以及几位举家生活在荷兰的撰稿人,从多个维度向大家展示最新、最真实的荷兰投资环境,希望能够给到大家一些参考。

回顾2021年,荷兰外商投资局中国事务首席代表、荷兰驻上海总领事馆工业事务领事钟铠任(Roland Brouwer)先生表示,2021年对于在荷中资企业而言,挑战与机遇并存。尽管受到全球疫情、世界经济、国际财税政策等变化的影响,整体形势依然困难,但中资投资荷兰热情依旧不减,不少中资企业在2021年克服出行困难前往荷兰完成欧盟市场战略布局。

与此同时,荷兰也继续为国际公司实现成长和产生影响提供稳健的环境。荷兰在最新的各项全球国家排名中表现不俗。如在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IMD)2021年全球竞争力,以及2021年数字经济与社会指数两项排名中,荷兰均位列第四。

荷兰一如既往地欢迎中资企业前往投资合作。在荷兰创新,不仅可以让企业提升自身所追求的目标,还可享受当地活跃的产学研环境,与富有进取心的荷兰人一起,拓展欧洲市场业务,并为食品、健康、能源等联合国可持续目标创造智能解决方案。

脱欧和疫情背景下的物流业

2021年是英国正式脱欧后的第一年,也是全球疫情继续蔓延的一年。疫情期间,原材料成本、物流成本双双上涨,国际物流供应链变得不稳定,加速了一些企业在欧洲布局分拨中心、建立仓储的行动,以便就近服务欧洲客户,缩短物流时间并稳定出货。据荷兰国际物流协会(HIDC)统计,疫情期间项目主要集中在物流、电商、化工、高科技(电子产品、太阳能)等行业

荷兰凭借增值税递延和保税仓等政策优势,一直以来都是境外企业在欧盟境内设立分拨中心的热门地,而今更成为英国脱欧的最大受益者。HIDC供应链解决方案高级经理Jasper Eggebeen先生介绍,2021年HIDC几乎半数项目都与之相关,协助大量企业将欧盟供应链基地从英国转移至荷兰

英国脱欧导致英国与欧盟之间的贸易往来大幅下降,并一度因卡车司机短缺等原因造成英国和欧盟之间的货物流通严重中断。此外,企业还将面临昂贵的双倍关税,新增的备案流程,以及聘用海关代表、税务代表等一系列复杂的程序问题。

以上种种,使荷兰作为欧盟供应链中心,成为许多企业在重组欧盟供应链时的最佳选择

汽欧洲公司:

逆势向上三级跳

2019年,上汽集团将欧洲总部设在荷兰阿姆斯特丹,致力于为欧洲各地的消费者提供设计精良、质量上乘、安全、技术先进且高性价比的新能源汽车。此后,上汽MG品牌以荷兰为起点,逐步开拓欧盟市场,2020年进入法国、挪威、丹麦、比利时、冰岛等国家,全年销售7,700辆,2021年更是克服芯片持续短缺和疫情带来的巨大挑战,开始在德国、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和瑞典销售。在短短 18 个月内,共开设约400 个销售和服务网点,上市了ZS EV、eHS、Marvel R等多款全新车型。

截至2021年末,上汽MG品牌已在16个欧盟国家进行销售,去年总销量达近2.2万辆,是2020年销量的近3倍,并在多个国家进入了电动车市场前列。

上汽欧洲公司副总经理何佳嘉先生表示,上汽选择荷兰作为欧盟市场切入点的原因有三:首先,荷兰对于本土企业和外国企业提供了比较公平的发展平台,同时其整体氛围开放性、包容性都很强,英语普及性非常高,这对外国企业融入非常友好;其次,荷兰的税收政策合理,对国际税务筹划十分有利;第三,荷兰政府对使用新能源推进积极,给予购车补贴、公车减税等优惠政策,对于上汽新能源车型的销售有很大助力。

展望未来,何先生认为对于汽车销售来说,线下向线上转移会是一个很重要的课题。此外,荷兰在氢燃料、太阳能等领域发展较快,上汽与当地相关企业也有一定交流。

法税环境及专业建议

荷兰健全的法税机制和极具竞争力的法税政策,吸引了众多国际企业在这里开设公司或设立总部。

在最新一期的瑞士经济研究中心全球化指数得分上,荷兰超越瑞士成为世界全球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与其国际化程度相匹配的是,荷兰的法税体系也具备高度开放性和灵活性的特征。

荷兰凯拓(Kneppelhout)律师事务所郑琳先生表示,这首先体现在荷兰法下设置了许多有利于经商的法律法规及完善的税收政策,且平等适用于外资企业与本地企业,这使外商投资在荷兰享受到高度的自由。例如,公司法下对于企业设立形式和架构的多样化以及对于注册资本的不设限制;而在税务方面,荷兰有着广泛的税务协定网络、减免双重征税、参股豁免等各项优惠政策。

其次,荷兰政府部门在实践法律法规和政策过程中十分灵活,企业可通过与相关政府的直接对话解决自身经营过程中遇到的困难。例如,疫情阶段请求在税务方面的补贴。正是因为这些健全的法律机制和极具竞争力的法律政策,使得荷兰吸引了众多的企业在这里开设公司或设立总部。据郑琳观察,在荷的中资企业发展稳定,一些和疫情相关的行业,例如跨境电商、物流、医疗健康、人工智能等更是发展迅猛,越来越多地在荷兰树立起中资企业的标杆。

玛泽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税务合伙人司徒艾瑞先生指出,近年来全球税务环境已经并正在发生巨大改变,影响最大的正是多国联手防范大型跨国企业避税,以及随之而来的转让定价合规门槛的提高。

去年末,由经合组织/二十国集团(OECD/G20)授权成立的关于应对经济数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包容性框架(IF)(目前由141个管辖区组成,包括中国)发布了关于应对经济数字化税收挑战的“双支柱”解决方案确立了新的利润分配规则及全球最低税率。根据支柱二,欧盟已提出一项新指令,拟从2023年开始对全球年营业额超过7.5亿欧元的跨国企业征收15%的全球最低企业所得税率。司徒艾瑞先生强调,面对税收和转让定价挑战,积极主动地建立独立交易机制并对其进行适当记录,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必要。同样重要的是,跨国企业还应密切关注与欧盟绿色协议相关的发展。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荷兰的财税体制更能体现其优势,特别是荷兰政府向来以开放和高效著称,愿意与企业沟通,并且对本土企业和海外企业一视同仁。

据玛泽中审众环中国部资深客户经理刘扬先生观察,去年中资企业对外投资势头在疫情后有明显回升,特别是在电动汽车、化工和清洁能源/电池产业;其客户中不乏将物流中心和业务从欧盟其他国家和英国迁往荷兰,在荷兰的小型货运机场建立大型仓库的案例。此外,荷兰的进口增值税反向机制,吸引了很多贸易公司通过税务代表来荷兰“试水”欧盟市场。刘扬建议,出海中企首先应对欧洲法税环境及商业文化建立起一个基本认知,如税务问题的复杂性、企业内部管理流程和对外沟通的规范性等等,这将大大提高与律师、税务顾问等专业人士沟通的效率。

工作、生活在荷兰

最后,我们还邀请了几位撰稿人,从个人角度聊一聊2021年的感受。

大家纷纷表示,居家办公已成为日常,面对面的沟通转为视频会议需要一定时间来适应,但同时也获得了更多与家人共处的时间。以往各类社交活动也大多让位于举家出游,近的如在家附近徒步或骑自行车,亲近大自然,远的则利用假期自驾前往周边国家。而在子女教育方面,2021年学校已恢复正常,特别是中国外派员工子女一般就读的国际学校,师资较荷兰本地中小学更为充足,令家长放心。

在伊拉斯姆斯大学鹿特丹管理学院案例发展中心主编岳韬女士看来,疫情期间除供应链管理和数字化挑战外,雇主面临的另一大问题是如何远程激励员工。据岳女士观察,荷兰人比较“实惠”,如果公司能够在Wi-Fi、办公家具/设备、交通等“传统”居家办公补贴项目外,增加一些不花什么钱却能体现人文关怀的“小心思”,如一个月几十块的咖啡补贴(补偿原来的办公室免费咖啡),甚至不定期发一些有助于调节身心健康的瑜伽视频,或一张不花钱的电子慰问卡,都能使居家办公的员工获得很大的心理慰藉。

在瓦赫宁根大学及研究中心担任项目发展经理的刘珍女士,一直致力于促进荷兰与中国在农业食品领域的教育与科研项目合作。刘女士表示,在2020年疫情刚来的时候,瓦大与中国的合作项目受到不少影响,但很快就调整并适应了线上教育新趋势。2021年,项目合作获得飞速增长,甚至反超疫情前。刘女士表示,希望新的一年里疫情得到有效控制,能够回中国探亲访友并拜访合作伙伴。

2021年以荷兰新内阁宣誓就职开始,并提出以推广清洁能源(将拨款数十亿欧元用于建设荷兰氢工业)、农业(重点是保护环境,恢复生物多样性)、优化商业环境充分利用数字化机遇为工作重点。钟铠任先生表示,欢迎这些领域的中资企业把握机遇,与荷兰共同创新,共同建设一个更美好、更公平、更可持续的未来。

2022年02月08日

联系我们

NYC

New York Office

666 Third Avenue, 19th floor
New York, NY 10017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