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的生命科学和卫生部门积极寻找应对新冠病毒的办法

荷兰高度协作的生命科学与健康部门正夜以继日地努力寻找新冠病毒解决方案。

荷兰人有着协作的基因,在目前的疫情期间,协作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一般来说,疫苗的研制需要5到10年时间。但荷兰生命科学和健康部门众志成城,抓住每一个机会来加速这一进程。因此,紧密合作之下诞生了许多了不起且颇有希望的计划。

强大的候选研发机构快速跟踪

Janssen Vaccines位于莱顿生物科学园,是世界卫生组织潜在疫苗候选研发机构名单上仅有的80家公司之一。Janssen是世界最大的医疗保健公司美国强生公司的制药部门,强生公司与美国政府机构BARDA共同拨款10亿美元用于新冠病毒疫苗的研发。从现有的12种“疫苗构建体”中挑选出最有希望的候选疫苗,该疫苗基于Janssen的前身荷兰生物技术公司Crucell过去研发的埃博拉病毒疫苗。该公司开发出一种精明的解决方案,随后将之用于埃博拉病毒、艾滋病病毒和呼吸道合胞病毒(RSV)疫苗,为目前的研发奠定了基础。这就使得Janssen能够快速跟踪新冠病毒疫苗的研发,因为该构建体已被证明可安全用于人体测试。

新冠病毒解决方案的快速进展

原定于九月进行的临床试验已提前至七月中旬开始。这家拥有2000名员工的公司已经连续工作了5个多月,并与莱顿大学医学中心莱顿大学等机构保持着密切的联系。Janssen的校园领导巴特·范·齐杰尔·朗格特(Bart van Zijll Langhout)协调三个组织之间的合作工作,他认为三个组织已经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而在现在这个充满挑战的时期,联系则更加融洽:“我们不是在相互竞争,而是在共同与病毒争分夺秒。”

荷兰的新冠病毒解决方案被寄予厚望

开发创新抗病毒疗法的全球领导者AbbVie正在与位于鹿特丹的Harbour BioMed合作开发一种预防和治疗新冠病毒的新型抗体疗法。AbbVie将通过临床前活动支持伊拉斯姆斯大学医学中心乌得勒支大学和Harbour BioMed,同时承担后期临床前和临床开发的准备工作。鹿特丹伊拉斯姆斯医学中心的研究领导者弗兰克·格罗斯维尔德(Frank Grosveld)和乌得勒支大学的伯伦德·扬·博世(Berend Jan Bosch)最初开发了以前SARS病毒变种的抗体。

激光精度病毒测试

荷兰医疗科技初创公司Spektrax的四位创始人之一文森特·拉班(Vincent Laban)说:“我们在不断挑战。”病毒检测是应对新冠病毒疫情的关键一环。Spektrax与阿姆斯特丹大学医学中心密切合作,在短短几个月内就开发出一种可以在几分钟内检测出是否感染了病毒的检测方法。目前的实验室检测大约需要4小时。该方法采用人工扫描器,用激光来分析黏液样本,通过突出特定分子来揭示病毒的存在。

平息风暴 

现在是医疗保健巨头阿斯利康的一个分部的荷兰医药公司AcertaPharma已经开发出使用活性成分阿卡替尼(acalabrutinib)治疗某些类型白血病的方法。该药物可减缓白细胞的生成,从而减缓免疫反应以及其他导致新冠病毒和其他呼吸系统疾病并发症的相关细胞因子风暴。美国的研究人员注意到患者从该药物的治疗中受益后,母公司阿斯利康公司开始了一项临床研究,以确定它是否对新冠病毒重症患者有益。最终的目标是减少插管,挽救生命。

企业和大学之间的研究协同效用

新组建的一家公私合营企业结合了领先转化研究与开发疫苗研究所Intravacc的疫苗开发技术、Wageningen Bioveterinary Research (WBVR)的病毒载体技术和动物技术以及乌得勒支大学的冠状病毒专家。合营企业的目标是开发一种鼻腔疫苗,保护人类免受新冠病毒的感染。鼻腔接种的优点是它可以诱导粘膜和全身免疫,而肌肉接种主要诱导抗体反应。WBVR的总监Ludo Hellebrekers DVM称:“Intravacc、WBVR和乌得勒支大学结合独特的、互补的专业知识和能力来达到重要的协同效用。这是很有前途的协作!”

荷兰的公私合营企业密切协作

从上述事例可以明显看出,协作往往是成功的关键。值得庆幸的是,荷兰生命科学与卫生部门是一个高度互联的协作社区,很容易形成公私合营企业。正如Janssen的战略联盟副总裁Bart van Zijll Langhout所说的那样,这不是孤立工作所能实现的。

2020年07月09日

联系我们

NYC

New York Office

666 Third Avenue, 19th floor
New York, NY 10017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