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能源转型投资优势大盘点

凭借在交通、可再生能源、农产品等方面的优势以及着眼于未来的政府方针,荷兰在为所有人创造可持续未来方面处于领先地位。

荷兰能源投资优势

作为全球互联程度领先的经济体,荷兰拥有大量高科技人才,丰富的自然资源,先进的基础设施及激励创新的政策环境,并对可持续性有着深刻的理解和承诺。另外,荷兰紧邻北海,坐拥鹿特丹、阿姆斯特丹等重要港口,水陆空运输网络四通八达。

凭借“欧洲门户”的地理位置,物流中枢的贸易地位,以及在农业(世界第二大农产品出口国)和化工产业(荷兰制造业第二大部门)深厚的积淀,荷兰占据着其它区域无法比拟的优势。

这些投资和合作的有利因素无疑对想要迁址欧洲或在欧洲扩张的国际能源公司构成了巨大吸引。

一、创新土壤

荷兰是科技创新大国,凭借强大的科研创新能力跻身国际能源转型领导者的行列。

荷兰的可再生能源领先全球,不但拥有欧洲最大的离岸风电场之一和欧洲最大的浮动太阳能公园,在材料再利用率、废物管理和食品系统可持续性方面也都排名世界第一。其能源产业拥有世界一流的研发设施,提供有支持、刺激创新的杰出激励计划。

在研发方面,荷兰企业和研究机构正与外国公司合作开发新能源技术,包括基于植物而不是动物的食品生产、降低能耗的光子IT解决方案,以及供运输部门使用的合成燃料和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同时,他们还在研究新的技术,以在工业流程、基础设施和建筑使用中大幅提高能源效率。

二、政策扶持

荷兰的可持续发展努力还体现在荷兰的智能城市战略中。根据能源研究所DNER的数据,近八分之一的荷兰家庭在屋顶上安装了太阳能电池板,同时荷兰也是欧洲第一个“带电”智能电网社区的所在地,拥有世界第二大插电式电动汽车车队。

可持续发展价值观深深植根于荷兰文化,其强大、环保的交通基础设施只是可持续荷兰生活方式的一个侧面。荷兰铁路公司在2017年决定100%使用风能运行列车,同时荷兰还拥有世界上密度最高的电动汽车充电站,并承诺到2030年全面禁止燃油车。

此外,荷兰政府一直在与工业、知识机构、民间社会组织等机构合作,为实现可持续经济的宏伟目标共同努力。政府不断为可持续项目“慷慨解囊”,或注入投资资金,或予以津贴帮助。其先进的政策和对创新的热忱吸引了不少可再生能源行业翘楚,离岸风力支柱产业知识与创新联盟(TKI Wind op Zee)、荷兰能源研究中心(ECN)和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均在其列。

三、区位优势

凭借其区位优势,荷兰正在成为欧盟2050年碳中和承诺的关键物流中枢。

目前,荷兰正在加快推进一些重要领域的脱碳进程,如离岸风能、氢能和能源的储存。其氢能战略包括H-Vision和Hydrogen 2 Magnum等大规模倡议,旨在推动低碳氢的生产和使用。此外,荷兰也在积极推进基础设施的建设,包括碳捕获和储存、余热发电网等,国际合资企业Porthos即为参与者之一。

为了刺激这一领域的创新,荷兰政府还推出了SDE++可持续能源转型计划,这是一项覆盖范围极广的补助计划,并向所有脱碳倡议开放申请。

国际创新者的踊跃加入

如上文所言,受荷兰的诸多投资和合作优势吸引,不少能源转型领域的国际创新者纷纷涌入荷兰,涉及碳捕获与储存、余热发电网、离岸风电、风能水处理等多个领域。

深度参与荷兰能源创新生态系统的国际能源公司包括总部位于丹麦的沃旭能源(Ørsted), 总部位于西班牙的风力发电公司西门子歌美飒(Siemens Gamesa)和风险管理机构挪威船级社(DNV GL)等。这其中也不乏中国企业——如隆基、比亚迪、哈电风能(原湘电风能)等——的身影。

一、碳捕获与储存

今年五月,荷兰政府通过SDE++计划为Porthos项目(全称为鹿特丹港二氧化碳运输枢纽和离岸储存)的四位合作伙伴——法国液化空气集团(Air Liquide),美国空气产品公司(Air Products),埃克森美孚和壳牌公司——拨出了一笔20亿欧元的补助。

碳捕获和储存指的是将捕获的CO2投入使用或储存在地下,是能源转化的重要一环,并将帮助荷兰实现其气候改善目标。

Porthos公司由鹿特丹港务局、荷兰天然气基础设施和运输公司Gasunie和能源公司EBN共同组建,其基础设施预计将于2024年投入运营。届时将由上述四家公司负责在鹿特丹港区捕获工业源排放的CO2,再将捕获到的气体经由管道输送至枯竭的荷属北海近海气田储存。预计每年的CO2储存量将达250万吨,约等于鹿特丹港区工业源CO2排放量的10%。

二、余热发电网

2020年,法国液化空气集团投资1.25亿欧元,在荷兰的穆尔代克港口建造首台全球规模、连接大型储能单元的空气分离装置(ASU),进一步推进电网中可再生能源的利用。

整套系统预计将于2022年完工,在为工业、食品、医疗等产业生产、供应氧气、氮气、氩气的同时,储能能力高达40兆瓦时(即1000度电),相当于4000户家庭的日用电量,可大大增加电网的灵活性,并将减少约10%的工厂用电量。

三、离岸风电

荷属北海海域广大,各种大型国际离岸风电项目均在此开展,如沃旭能源的博尔瑟勒1号项目(Borssele I en 2)和瑞典大瀑布电力公司(Vattenfall)的Hollandse Kust Zuid 离岸风电项目等。

在荷兰北部,包括北陆电力公司(Northland Power)和西门子在内的一大批公司已在双子座离岸风电场(Gemini Offshore Wind Park)项目上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该风电场是全球最大的离岸风电场之一。

矗立在双子座离岸风电场附近的埃姆斯河入海口的埃姆斯哈文能源港提供了荷兰三分之一的能源。沿埃姆斯河溯流而上20公里的代尔夫宰尔则有着荷兰规模最大的光伏太阳能园区。整片北部区域正是欧洲可持续能源的中枢。

荷兰的其他港口也都在开展离岸风电场项目。在欧洲第一大港鹿特丹港及其人造扩建区域马斯弗拉克特二期港区上,已建立起欧洲第一个离岸风能中心,大批国际企业正在该中心开展离岸及航运项目合作。

四、风能水处理

日本富士胶片2011年起便与荷兰能源公司Eneco合作,在其位于蒂尔堡的工厂中部分使用风能供电,并在2016年实现全面依靠风能供电。

驱动工厂产能的风力涡轮机分别位于蒂尔堡和附近的泽兰。这些设备为富士胶片的工厂生产了100吉瓦时的能量,足以为3万个家庭供电。富士胶片还在与Agristo、可口可乐、美国国际香料公司等近邻公司以及地区水务局一起合作,在富士的工厂安装了联合净水装置。

富士胶片欧洲公司总裁彼得·斯特罗伊克(Peter Struik)坦言:“我们与我们的能源供应商Eneco达成协议,为我们提供100%的可再生能源。他们与我们一样致力于绿色能源,他们的帮助和专业让我们的这一愿景得以成为现实。”

中国企业在荷兰

在荷兰投资的中国企业包括隆基(太阳能)、哈电风能(原湘电风能)、比亚迪(电池、电动车)等。

隆基是全球领先的太阳能科技公司,于2018年进入荷兰市场。通过与荷兰最大的分销商Natec、Baywa和Solarclarity合作,隆基2020年底的分销业务同比2018年底增长了10倍。2019年,在荷兰当地第三方光伏研究机构“Dutch New Energy Research”发布的供应商排名中,隆基跻身荷兰市场供应商前五。

2009年,湘电风能收购荷兰达尔文公司并成立欧洲研发中心,2011年首台5兆瓦海上风电样机在荷兰的ECN实验风场成功并网发电,次年第二台国产化样机在中国的福建福清海上示范风场并网发电。2016年,国内首个海上商业化海上风场项目成功在福建平海湾并网发电,该项目采用湘电风能提供的10台海上5兆瓦风力发电机组,投产至今仍保持年满发小时数4700的运行业绩,是中国海上风电的标杆。2021年湘电风能56台海上风电机组在浙江杭州湾并风发电,标志着湘电风能全面进入海上风力发电市场。

比亚迪更是早在1998年就在欧洲第一大港口鹿特丹设立了其欧洲总部。目前,比亚迪已在欧洲获得总数超过2000台的纯电动大巴订单,市场占有率约为20%。

荷兰国家应用科学研究院

荷兰国家应用科学研究院(TNO)的能源转型部门为荷兰商界提供了引领潮流、出口创新产品的机会。TNO具有加速能源转型和加强荷兰竞争地位的双重使命,并为此发起了四项创新计划,覆盖可再生电力、碳中和工业、可持续的地下和系统转型等能源转型的方方面面,且与能源转型议程和政府协议相匹配。

秉持着创新在于合作的原则,TNO每年建立合作关系的机构高达3000家左右,包括荷兰境内外的大型跨国公司、中小企业、大学和公共部门。其在能源转型领域的合作伙伴包括VOLTACHEM项目、新能源联合(New Energy Coalition)等。

能源转型是实现《巴黎协定》气候目标的重要环节。有计划地用可持续能源逐步替代化石能源,同时保持能源供应的安全性、可靠性和经济性构成了一项重大挑战。能源转型需要依靠技术和社会的双重支持。

荷兰的各种软硬实力和优势为国际能源转型企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土壤,中国企业驻扎荷兰也已有不少成功的先例。对于有兴趣进驻荷兰、投资荷兰的中国企业,荷兰外商投资局将竭诚为您提供咨询、指导和协助。

2021年10月20日

联系我们

NYC

New York Office

666 Third Avenue, 19th floor
New York, NY 10017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