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全球生物制药公司在欧洲的首选 产业环境最具吸引力

荷兰是欧洲生物制药的创新胜地,大量开创性的公司在荷兰建立了自己的公司,就连EMA (欧洲药品管理局)也决定从英国伦敦搬迁到荷兰的阿姆斯特丹。

目前,荷兰已经被多家生物制药公司选为研发、制造、分销和物流的首选地。超过2900家创新研发生命科学公司和包含在内的420家生物制药公司,让荷兰成为了世界上最集中的生命科学和健康集群之一。

除了颇为集中的产业集群外,完善的生态系统、世界一流的高校资源以及科学与工业和政府长期形成的战略伙伴关系,都是荷兰之所以成为全球生物制药公司家园的原因。

充满活力的生命科学产业集群

如今,荷兰稳稳占据生命科学和卫生领域的领导地位。这要归功于当地蓬勃发展、聚焦生命科学和健康的产业集群,以及由多方汇集而成的专业“科学园区”。

过去10年,活跃在生命科学领域的公司数量翻了一番,成为了世界上生命科学领域研发最集中的国家之一。在120英里的半径内,就有逾2900家创新型研发生命科学公司,雇员超过3.4万人。

荷兰生命科学和卫生产业的亮点是人均研发产出高,在癌症研究、心血管疾病、传染病、神经退行性疾病、临床研究、预防保健和卫生保健系统的医学成像等领域均拥有大量专业的人才。大量创新的中小企业,让这个国家对年轻人来说,始终保持强大的吸引力。

荷兰的每个科学园区都有一个完善的生态系统,容纳了初创企业、大学、医疗中心等多元机构。园区的管理部门为当地企业提供尽可能的便利和支持,让荷兰的多方机构更容易形成合力,并高效地为生命科学和卫生领域中出现的紧急事项制定联合解决办法。

颇具竞争力的生物制药行业

除了生命科学,生物制药行业在荷兰也是一个不断增长且颇具吸引力的行业。

荷兰拥有420家生物制药公司,雇佣了大约6.5万人。这些公司和高校、医学中心集中在一起,让研究机构、大学医学中心和生物制药公司合作开发药物成为非常普遍的现象。

超过半数在荷兰活跃的生物制药公司专注于医疗生物技术(54%),还有不少公司活跃在医药产品行业(38%)和医药原材料行业(7%)。荷兰大多数生物制药公司都是中小型企业。只有20家生物制药公司可被认为是大公司。

在荷兰,大约有6.5万名雇员在医药发展部门从事直接和间接工作。荷兰医药发展部门的大多数直接就业涉及药物的开发和制造(87%),还有部分涉及临床研究(12%)和制药原料行业(不到2%)。

数据显示,2014年荷兰制药部门的营业额超过330亿欧元,产值超过290亿欧元。

荷兰制药业的营业额包括医疗产品的销售(84%)和制药业产品的生产(16%)。在荷兰,每年大约3.8亿欧元投资研发活动,分别进行内部研发和外部研发。

根据欧洲制药工业协会联合会(EFPIA)的统计,荷兰制药的出口和进口分别为270亿欧元和190亿欧元,规模在欧洲排名第七。

发挥重要作用的生物技术公司

生物技术在荷兰的生命科学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

荷兰拥有许多创新的生物技术公司,从初创企业到中小型企业,再到在健康、营养或生物经济领域活跃的大公司。赫伯特·海纳克、休伯特·舒梅克、罗布·斯奇尔珀罗特、亨利·特梅尔以及最近的汉斯·范·埃尼纳姆等荷兰科学家和企业家都做出了重要贡献。

在过去的数十年里,荷兰开发了新的药物、诊断、营养和工业产品,为社会的可持续性发展贡献了关键力量。加拉帕戈斯群岛(Galapagos)、Genmab和Kiadis Pharma都是在荷兰创办的生物技术公司。85.8%的荷兰生物技术公司都是私有企业,在诊断和分析服务、合同研究、制造和其他服务领域积极创新。

MSD(也叫Merck & Co.)、J&J旗下的Janssen制药公司、Amgen和Astellas等大型跨国制药公司选择了荷兰作为不同业务的运营地,比如研发、生产和物流等。不少公司则在荷兰设立了欧洲总部,或者投资了当地的中小企业。多家荷兰生物制药公司还获得了大型制药公司的投资,有的则成功上市。

与此同时,荷兰在生物制药、人用和兽用疫苗以及再生医学方面占有很强的地位。

2016年,荷兰开发了181种生物技术药物。这些药物大部分都处于临床前试验阶段。七种药物则已处于第三阶段。大多数生物技术产品用于癌症、传染病和寄生虫病以及神经系统疾病的治疗。

在荷兰,生物技术专利的数量非常之高,并且还在快速增加。2015年,荷兰发明者提交了600多项专利。与2011年的专利数量相比,该数字大幅增长。在生物技术专利申请上,荷兰则排名第二。

临床试验和数字化医疗

新的欧洲临床试验条例(ECTR)将于2019年在荷兰生效。荷兰临床研究基金会(DCRF)正在努力确保旧系统顺利向新系统过渡,目的是确保荷兰对药物开发人员继续保持吸引力,并成为开展临床医学研究的理想场所。

每年在荷兰进行的临床试验超过900例,涉及约4.3万名患者。提交的药物研究项目数量呈现上升趋势。每年大约有500个新的临床试验提交给CCMO(涉及人体试验的中央委员会)审批,其中大约97%被批准。

根据全球卫生研究与发展观察组织的数据,荷兰每年大约有1.7万项临床和观察试验。与欧洲其他国家相比,荷兰进行了大量的临床试验,和比利时和丹麦相比,其试验数量要多得多。尽管德国、法国和英国的绝对临床试验数量较高,但考虑到其制药行业的规模,这些国家进行的临床试验要比荷兰少。

结合信息和通信技术领域的优势,荷兰也成为了欧洲医疗数字化领域的领导者之一。这为荷兰提供了巨大的机会和条件来改善医学发展。根据HIMSS Europe的调查,荷兰几乎完全用电子化取代了纸质病历,有87%的患者信息均为数字化的医疗记录。

高效的公私伙伴关系

荷兰在公私伙伴关系方面的开创性努力赢得了国际赞誉。

创新、创业和伙伴关系堪称荷兰人的基因,虽然规模和范围各不相同,但在荷兰有超过200个公私合营者,他们正在共同努力为社会问题提供解决办法。

PPP是企业家、政府、非政府组织和知识机构之间的联盟。通常,这种联合协作被称为四倍螺旋。生命科学和卫生部门越来越依赖公私伙伴关系来为当前和未来的卫生健康问题找到解决方案,这是单个公共或私人组织难以解决的。好的解决方案需要从大学、医疗组织和政府等多个领域汇总专业的知识、技术和资源。

通过不同的伙伴关系,把目标和资金相结合,把不同参与者的经验和专业知识相融合,这种方式在生物制药领域显得尤为重要,也为共同开发复杂疾病的药物提供了机会。PPP让荷兰人有了一种更快、更快捷的方法来开发药物,并找到治疗破坏性疾病的方法,比如阿尔茨海默病、抗微生物耐药性和癌症。

“地平线2020”是欧洲最成功的研究项目之一,而荷兰的参与者参与了49%的健康研究项目。这些参与者多为荷兰的中小企业和科研机构。

2017年11月,欧盟决定把欧洲药物管理局(EMA)于2019年从伦敦迁往阿姆斯特丹。这将进一步加强荷兰的生态系统,也将进一步升级荷兰对生命科学和健康领域公司和机构的吸引力。

毋庸置疑,荷兰亲商的氛围、多语种的劳动力队伍、高水平的研究协作、颇具竞争力的税收体系和激励措施,以及完善的基础设施,都让该国成为了相关研发企业的理想场所和通往欧洲的门户。

2018年10月25日

联系我们

NYC

New York Office

666 Third Avenue, 19th floor
New York, NY 10017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