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外交官施柏青:见证中国35年发展 深刻洞察中荷差异

从荷兰到中国大陆,再到韩国、日本以及台湾地区,然后是美国、印度,最后又绕回中国,从重庆到上海,这是刚刚上任的荷兰外商投资局中国事务首席代表Robert Schipper的工作路径,名副其实地绕了地球好大一圈。

而在他的工作轨迹里,中国是个怎么也绕不开的重要阵地。他拥有一个听起来非常传统的中国名字——施柏青。

施柏青是一名地地道道的“中国通”。他对中国的认识始于上世纪80年代。从1982年就任荷兰驻华大使馆秘书的他切身感受过改革开放最初期的中国,随后在韩国、日本、美国、印度的外交官工作则让他对亚洲地区以及东西方文化的差异有了深刻体会和认识。

2016年4月起,施柏青曾回到中国担任荷兰驻重庆总领事馆代总领事。今年4月,他被调任上海代任荷兰外商投资局中国事务首席代表。

这位拥有丰富且极其国际化工作和生活经历的荷兰外交官,对于中国以及荷兰从文化到政府理念的差异,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

海外投资 中国很像80年代的日本

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还在不断提速。而在施柏青的眼里,此时的中国就像是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

自2016年以来,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就保持快速增长的态势。去年非金融类对外投资增速达到44.1%,累计实现投资额约1701亿美元。未来,在“一带一路”建设推动下,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规模还将继续扩大。因此可以说,中国全球资产配置势头不亚于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所面临的外部环境也与当年的日本有诸多的相似之处。

施柏青说,和日本企业当年“走出去”一样,中国企业也选择了很多不同的领域,并让投资更加多元化。和日本企业一样,中国企业目前“走出去”也面临语言方面的障碍。

与此同时,中日两国企业“走出去”的目的地也集中在美欧等发达国家和地区。而中日企业“走出去”也都曾遭遇过投资对象国的过度反应。

但就投资荷兰而言,施柏青认为,中企遇到的语言障碍并不明显。因为荷兰是非常开放的国家,当地人的英语水平极高,并且倾向于更简单的英语用法,易于交流。由于国家很小,位于欧亚大陆最西面、与英国隔海相望的荷兰被德国比利时和法国包围,这样的地理位置让几乎每个荷兰人除了精通英语外,还会说法语或德语等多种语言。有些荷兰企业甚至不用说荷兰语,始终是以英语、法语或德语多种语言的国际化模式进行发展。

关于荷兰人的开放与包容,施柏青讲了这样一个例子:“记得几十年前,我带着日本企业代表在荷兰参观考察。有一群荷兰小孩蹲在地上玩耍,看到日本人后,竟然用英语主动向他们喊着,高尔夫球场在那边,不在这里。”这反映出,就连那么小的荷兰孩子都深知当时来到荷兰的日本人的喜好和习惯,而且他们很小就能说英语。

荷兰政府的理念是为企业解决问题

进入工作后,一直在外交系统工作的他非常了解荷兰政府的执政理念。他表示,作为小国家、小市场以及强大经济体,荷兰当地的产量非常大,工业也是出口型的,因此和很多国家达成了双边自由贸易协定以及避免双重征税的协定,从而增强荷兰企业的竞争力。

“政府一直都保持相当开放的态度,因为他们知道,荷兰这么小的国家必须对外开放才可能生存,也才能帮助荷兰的中小企业弥补短板。”施柏青说。

他认为,不少中国企业难免会对荷兰政府存有一些误解,以为政府并不好打交道,或者并非真的为企业服务。但事实上,在荷兰,外国企业除了能与荷兰本地企业一样获得平等发展的机会,还会得到来自荷兰政府部门的支持与帮助。各级政府乐于为外国企业提供咨询,并在法律允许的大框架下,替企业寻求最经济、最快捷的解决方案,让企业以及企业主尽可能大地受益。

“荷兰政府以其务实而积极的工作作风闻名,很少出现不合法的执政情况,是企业的可靠伙伴。毕竟只有企业发展,当地经济和就业才能带动着发展。”施柏青说。

荷兰政府没有贸易保护主义的传统

面对中国企业的强势涌入,不少国家和政府都对来自中国的投资和并购心生担忧之情。但施柏青说自己从来不担心来自中国的投资和并购。因为并购并不会带走当地的工作,反而能为当地留住工作并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毕竟对于双方公司来说,一定是双方都受益才可能成交。

在他看来,荷兰一直以来的传统都是不会特别去保护当地产业,而总是站在企业的立场,希望让所有企业(不管是当地的还是外来的)最好地发展,以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

“不少荷兰人因为荷兰的进出口和外来投资而获得了工作机会。”施柏青说,“荷兰经济部部长汉克·坎普也曾多次表示外商直接投资对荷兰非常重要,荷兰应当继续保持开放的经济政策和颇具竞争力的商业环境。”

英国脱欧对荷兰也可以是经济机遇

对于英国脱欧,施柏青表示,这并不是好消息,但对于荷兰来说很可能也是一个经济机遇。作为历史上的全球金融中心,阿姆斯特丹从来不怕竞争,而是欢迎来自全世界的竞争,因为是竞争让荷兰变得更强大。

自英国脱欧公投后,位于伦敦的大型银行就纷纷发出要撤出英国的警告。而伦敦的损失将成为欧盟其他营商环境良好的城市的收获,这其中除了法兰克福和巴黎外,国际化的阿姆斯特丹亦是其中之一。

施柏青认为,荷兰地理位置上很接近英国,比法国和德国都要靠近,所以也能更好平衡英国和德国以及法国的关系。

去年,中国对于外汇的管制出现了一定的收紧趋势,目的是为了让中国企业的境外投资更加理性。对此,施柏青提供了另一条思路。他表示,投资海外并不一定是要把钱投到海外,而是还包括在海外建立分支机构这类绿地投资方式,毕竟中国企业的国际化需要具备管理欧盟市场的能力以及懂得如何在当地寻求合适的管理人才。而在荷兰,来自法国、德国和世界各国的人才和资源都能找到。

“如果企业想在欧盟做生意,那么在海外建立分支以管理运营肯定要比远在中国去运营来得更高效。”资深的施柏青说得很肯定。

 

2017年06月27日

联系我们

NYC

New York Office

666 Third Avenue, 19th floor
New York, NY 10017

跳至工具栏